一只小甜橘🍊

只爱朱朱宝贝,不上升,不嗑rps,宝贝最大!

此生 7








转眼被困府中已近半月,想尽千方百计,还是出不了这个门。花无谢纳闷,要是让他知道谁惹了他爹生气,定要把那人抓出来,好好教训一顿。


无聊的撑在桌子上,一只手托着下巴,一只手拿着水杯把玩着,突地不知什么东西砸中了他的头,他哎哟一声,刚想骂人,看见地上一个小石子用纸条包裹着,赶紧趁没人注意藏了起来。


下人听见他叫了一声进来询问,他赶紧摆了摆手,说道:“没事没事,练练嗓子。”等人走后,拿出那颗石子,剥下纸条,展开一看,只见上面写道:“多日不见,可好?老地方等你,不见不散。”


是萧平旌的字迹,他来了?花无谢站起身来四处查看,还未走出门外便被拦了下来,顿时气急,回过身时突地眼珠一转,计上心头,蹲下身捂着肚子:“哎呀,好疼!”


几个仆从围了过来紧张的问道:“小少爷怎么了,哪里痛?快,快去找大夫!”


“啊!疼死了疼死了,别碰我,都离我远点,啊……”几个仆人不知如何是好,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刚刚还蹲在地上嚷嚷着痛的不行的人猛的站起拔腿就跑,几人连忙追了上去,边跑边喊:“小少爷,小少爷你去哪儿啊!快,快把少爷拦住!”


花无谢看到前后都被人拦住,一个急止步,赶紧往侧边跑去,左闪右躲的最终还是被院墙挡住去路,眼看是无处可去了,身后仆人也是累的不行,站在原地大口喘气看着他。


花无谢无法,想着萧平旌还在浣花溪等着,一时着急,朝着院墙冲去,竟是直接踏着墙面飞上了墙头,身后跟着的仆人顿时惊呼:“小少爷,小心啊!”


竟然上来了,花无谢站在墙上开心异常,刚准备跳出去,往下一看有些发沭,上来时还不觉得有什么,如今一看,离地面那么高,站在墙上顿时上下为难。


“小少爷,老爷来了,你快下来吧!”听得下方仆人声音,花无谢嗤笑道:“又想拿老爷吓唬我,别说是老爷了,就是老祖宗来了,我今天也要出去。”花无谢打量着从哪跳下去有东西垫着不会扭伤脚,突地听得后方一声大喊:“逆子!还不下来!”


他回头一看,果真见到花正坤站在下方,此时正气的面色发红,眼睛瞪着他,吓了一跳,一时脚滑,啊的一声掉了下来。


“无谢!”“小少爷!”花正坤一看这孩子被自己喊了一声从高高的墙头掉了下来,心里一惊,赶紧跑了过去,仆人们也是赶紧冲上前去想在下方接住,眼看是怎么也来不及了,一个白影飘过,接住了掉下来的花无谢,才松了一口气。


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到来,花无谢睁开了一只眼睛,看到自己被大哥抱住了,赶紧跳了下来:“大哥,还好有你,吓死我了。”


“你这个逆子!”还没等花无谢平复心情,花正坤冲了上来,吓得他躲在大哥花满天身后,花正坤想去抓他,两人围着花满天转来转去,花正坤气急:“你给我出来,连院墙都敢翻,还有什么你做不出来?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,我就不是你爹!”


“爹!我做错什么了!都半个月了,你这气也该消了,不能总拿我撒气啊!”花无谢不服,站直了身子大声反驳。


“好,还嘴硬,把他给我按住,打,我不说停,不许停!”花正坤说完,一群仆人谁也不敢动,花满天也是一头雾水:“爹,好好的,你打他做什么?”


“还不快去拿板子来!”花正坤冲着仆人说道,片刻仆人便取了板子过来,花正坤看着花无谢,见他还一副不服气的样子骂道:“你过来,趴着!”


“好,你打,打死我算了!”花无谢知道现下是躲不过去了,气冲冲的跑到椅子上趴下:“你不把我打死,我就要出去!”


“我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,打!”花正坤下令,仆人举着板子迟迟不敢下手,他便骂道:“还愣着做什么!”


仆人狠了狠心,板子刚要打下去花满天冲了上来说道:“住手……爹,无谢不过是年少有些顽皮,骂几句便行了,怎么还要上板子呢?”


“你知道什么,我这是为了他好。”花正坤看着大儿子,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。


“哼,大哥不要为我求情了,无谢问心无愧!”听得此话,花正坤刚刚压下去的火又蹭的冒了上来:“还不动手,要我亲自来吗?”


仆人再不敢迟疑,一板子刚打到屁股上,花无谢啊的一声惨叫吓了他一跳,他明明才用了十之一二的力气,花正坤刚听到惨叫声也是心里一惊,却看到那混小子眯着一只眼睛偷偷的打量着他,顿时怒极反笑:“继续给我打,不许手下留情,否则板子就打在你们身上!”


仆人听得此话,立刻称是,两人一前一后的打了起来。


“啊……疼……呜呜……要把无谢打死了,啊……”


“住手,统统住手!”远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在花夫人的搀扶下赶了过来,看到院内场景大声喝止:“这是做什么,无谢,我的乖孙儿,坤儿啊,你可真是好大的官威啊,平常还没耍够,还要到家里耍威风来了!”


“母亲,您怎么来了?”花正坤一愣,看向老人身边的花夫人一切都明白了,怒斥道:“真是慈母多败儿!”


“奶奶,您可算来了,您若是再晚来一步,以后就见不着无谢了,呜呜……”


“我的乖孙儿,不怕不怕,有奶奶在呢……”花老夫人走到花无谢身旁,看着这个她最疼爱的孩子此时趴在椅子上,脸色苍白,眼睛通红,顿时心疼的不得了,赶紧抓住他的手,想将他扶起来,花满天见状上前帮忙。


“母亲,这孩子就是被你们给宠坏了,如今无法无天!”花正坤无奈,又不知该如何是好,身为父亲,他何尝忍心伤害自己的孩子,可若不管?只怕他以后受到的伤害更大!


“爹爹好没道理,不过黄昏才回,又不是彻夜不归,你便将我关在房里半个月,如今还要打我!”仆人打得虽然不重,可打了这么多下也是有些疼的,本只是装模作样的假哭,现下倒是真的委屈,想是不明白这么小的一件事要被这样惩罚,越想越是难过,满眼泪珠如雨般洒下。


“别哭了,奶奶给你讨个公道。”老夫人拿起帕子给他擦着脸上的泪珠,哄道:“乖,让你大哥送你回去,找个大夫看看,这里有我呢,啊!”


花满天闻言走上前,扶着花无谢往他房间方向走去,一路无话。

评论(10)

热度(100)